咩咩精道小姑(宋朝黑退散!)

宋朝黑你到底死不死(指指点点)

【完颜阿骨打×完颜吴乞买】你的终愿

亲友点梗,已授权公开

史向偏离,考究党勿入






  完颜吴乞买其实是没有想到有这一天的。他匆匆赶到完颜阿骨打的住所,却发觉眼前躺在病床上的人不似从前那般意气风发了。


  沙哑又虚弱的声音正一点一滴的侵入自己的耳朵。


  “四弟……”


  “陛下。”


  完颜吴乞买开口回应他,但不知何时已经声音颤抖,还带着点哭腔。


  “莫要叫我陛下了。”阿骨打说,“叫我二哥吧,再叫我一次二哥,我怕我再也听不到了。”


  吴乞买颤抖的叫了声二哥。


 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二哥的身影已不再强壮,取而代之的是病痛的折磨。


  还记得幼时二哥带着自己到处跑,虽然有契丹人的压迫,但到底是不愁吃穿的,就是生活艰难了点。


  “瞧!”阿骨打抓着一只蝴蝶,递到吴乞买的面前道,“送给你的!”


  吴乞买眼睛闪闪的,开心道:“谢谢二哥,可是二哥为什么要送给我蝴蝶呢?”


  “这个嘛……”阿骨打揉揉鼻子,笑眯眯的说,“等你长大了,就懂得了,现在你还不是该懂这个的时候。”


  吴乞买半蒙半懂,回过神来,阿骨打正叫着自己。


  “还记得我小时候送给你的那只蝴蝶吗?”他说,“我的终愿是,希望你像那只蝴蝶破茧时一样,做一个出色的君主,破茧给他们看!”


  吴乞买紧紧握住阿骨打的双手,不知道该说什么话。


  阿骨打的手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宽大了,瘦骨嶙峋的模样一瞧便知,现在紧紧的握着,还有些硌手。


  “放下吧四弟。”阿骨打微微挣扎着,像是怕咯疼吴乞买的手,也像是在害怕自己的模样让吴乞买完全看到。


  吴乞买抿了抿唇,问他: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你一开始就病成这个样子了呢?”


  阿骨打欣慰的看着他,只是微微摇头。


  “我本来就性命不多了,为什么要说出来平添你的烦恼和担心呢?况且,你的政务不比我少,现在正是关键时刻。”


  吴乞买张张嘴,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。


  后来阿骨打病情恶化,还没来得及交代后事就薨逝了。吴乞买按照两个人之前在病榻上说的那样,登基为帝,成为金太宗。


  吴乞买偶尔会在阿骨打以前喜欢待在的地方待一会,回忆一下自己与阿骨打的过往,或者是说的那些话,但现在却有些模糊不清了。


  阿骨打的终愿,吴乞买终归是实现了的,破茧成蝶的君主迅速发展国家,成为当时的东亚霸主。可这有什么用呢,昔日的故人已然不在,自己的所作所为又能让谁看到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完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安天脑洞存储(1)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一个奇奇怪怪的脑洞,昨天晚上做梦梦到的


  大致剧情是这个样子的,安队已经噶透了,小天和其他队友消灭路法之后,自己独自寻找可以救回安队的方法(注:这个时候安队的基因码已经消散了,所以去安队和炎帝决战的那个地方找不到安队的基因码)在寻找的过程当中,小天因为焦虑一觉踩空跌进了另一个时空里(姑且称之为if吧)


  if天和if安在另一个时空里因为柚子已经相遇了,而小天要做的就是扮演好一个改变剧情的黑衣人


  如果成功改变剧情,那么不仅这个时空的安队不用死,自己原本时空的安队的基因码也可以重新聚集,但需要自己手动激活基因码来复活安队才可以


  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写🥺太太饭饭饿饿😭

【宋太宗1083岁生贺/微义胤】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至道三年(即公元997年),宋太宗赵光义驾崩。


  弥留之际,他仿佛看见了二哥赵匡胤在向着他招手。于是,赵光义伸出手去搭在二哥的手上,然后从空中滑落……


  不知过了多久,一声声微弱的声音逐渐透过阳光传进耳朵里。


  “匡义?匡义?快醒醒,今天是个大日子!”


  赵光义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只是感觉头部浑浑噩噩。睁开眼后,却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地府,而是在后周时期自己和二哥的卧房里。


  看着眼前熟悉之人忙碌的身影,赵光义不知道这是现实还是虚妄的幻想,只能小声的带有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二哥。


  “我在,怎的了?”赵匡胤回头看着他,“快些起床吧,今天是你及冠的日子,要过得开心一点才好啊。”


  赵光义揉了揉发酸的鼻子,他已经有多久没见过赵匡胤了?十年?还是二十年?这是个未知数,他自己都不太记得赵匡胤的相貌了,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蚕食他的记忆。


  赵光义恍惚几秒,而后匆匆下了床。


  来到屋外,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,赵光义不禁回忆起以前和赵匡胤一起生活的日子。


  及冠……还记得及冠之时的那一晚,自己以下犯上大胆的亲了一下睡着了的二哥。如此龌龊的行径,怕是想都不敢想。


  不过还好,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。


  赵匡胤说,今天特地上劄子请了假,陛下也批准了自己在家休息一天,就是为了能给自己一个好的及冠礼。


  赵匡胤还说,小时候战乱不断,没空搞那些有的没的,自己的及冠礼便匆匆结束了。而现在不一样,天下虽然也时有战事,但并不像自己年轻时的那样热烈,过一个平稳的及冠礼还是绰绰有余。


  前世的自己,也可以算是前世的自己吧?对于兄长扭曲的爱意已经生长起来,没有得到及时的阻止,便也生根发芽似的继续疯狂的生长,最后登回过神来,那把命运的斧子便已经带着些许的血迹砸在了地面。


  赵光义吸了吸气,本想着回屋子里去找一下赵匡胤,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了,眼前也是黑漆漆的一片。


  这只是一场梦,弥留之际,老天爷想让自己过得舒心一些。


  本来就不指望什么重新来过,这下子更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。天真的以为,真的有什么机会让自己挽救这一切。到头来,却也不过是一厢情愿。


  走过奈何桥,桥头有个身影十分的熟悉。


  那人回过头来,却是赵匡胤的模样。嘴巴一张一合,小声道:“及冠礼快乐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完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  qpy解解承受能力太差啦!你家正剧就是💩,人物塑造一团乱,怎么还不让说了捏(இωஇ )

  清平乐我和你不同戴天,你还我太太!!!(恼)

  哎……最近网络上的老嫂子越来越多了,平白无故骂我就算了还把我的话曲解的不成样子,果然是yq一严重,牛鬼蛇神就全出来了

【荆神】往事知多少

极度私设!私设过多到令人发指!不喜勿入!!!







  汴梁的风雪比以往下的更大了。


  夹杂着细微的小雨,一滴滴的落在地面上。


  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,无不急匆匆的赶着回家,只有王安石如同坚石一般的站在自家门口。


  然而行人匆匆,王安石叹了口气,转身回屋。


  卧房内的桌子上放着一些公文,公文底下是王安石最珍贵的毛笔。


  不为别的,只因这是先帝所赠。


  神宗已走许久,徒留王安石一人在人间,茫茫然的面对着刚刚登基的小皇帝赵煦。


  王安石弹了弹身上的雪渍,拿起御赐的毛笔,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。却又轻轻放下,眉眼疲惫不堪的他微微叹了口气,似有想起前几个月还好好的先帝,如今为何走的匆匆忙忙。


  赵顼清晰的面庞还印在脑海里,空灵的声音也变得真实了起来。


  “介卿?”他轻轻的唤着。


  王安石低首,大胆的抬眼瞧见那人,手中正捧着一本《资治通鉴》,眉眼弯弯的看着他。


  “官家……”王安石也轻轻的唤对方。


  他们互相依偎,互相温存,最后拉了屏障,脱了官袍与龙衣,天旋地转之间便滚在了床上。


  年轻的皇帝沉沉睡去,年长的臣子替对方掖了掖被子,是一种见不得人的关系。


  第二天,王安石就收到了赵顼送来的御赐毛笔。


  王安石吸吸气,恭敬的收下了礼,却从未用过这跟尊贵的毛笔。


  狼毫毛笔被置在一边,赵顼从未见他用过,起了起唇道:“介卿,为何不用我赐给你的狼毫来写字呢?”


  王安石低了低眉,道:“官家赐给臣的东西,臣又如何不想去珍惜呢。”


  说罢,二人相视一笑,了了然结束。


  但当王安石听到了赵顼已经驾崩了的噩耗的时候,说不心痛是假的,更多的是说不出来的感觉,像是堵在溪流出口的一颗巨石,让人难受的紧。


  仿佛以前的种种都化作烟消云散,不见了踪影,只有王安石一人记得他们的过往。


  小皇帝还年幼,而他却知道自己也撑不了几年了,索性辞去了官职,闲暇时刻游水闲散一番,偶尔作诗写词,倒也不为是一种乐趣。


  可如今换了狼毫毛笔来写字,倒是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。


  在写了一个“神”字后,便兀自的拿墨台遮盖上。


  他本就不应该被困在人世间,他是天上的人间月,是天上的水中仙,总不该是人间的什么,被困在深宫里小心翼翼挣扎一生,到头来徒留一场空。


  王安石吟道:“春风何时了?往事知多少。”


  往日种种,全都化作烟消云散,再也不付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完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 从未想过有一天能看到忽必烈×贾似道的cp文

  我何德何能……

  (悲痛不已) 

  发个动态证明我还活着()

  @为爱发电的朝某 你到底在心虚什么呢